Move Sunshine

跳方格

老常,鉴定职业病(煤肺病),现在调到服务队,货不多,有时间瞎溜达。我知道能拍到他。

我小时候经常扒这条铁路上的火车,来找在矿上上班的妈妈。

他们不习惯,也不喜欢被拍。但是他们不会拒绝你,看你拍的快还是他们跑得快。显然,我输了。

夜班刚升井,夜里十二点到早上八点的工作时间。也许天好的时候,他们还能看一眼太阳。